学校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学院首页 >> 专业与学科建设 >> 正文

2004年,一个以“木子美”为笔名和网名发表性爱日记的女性网络写手,8月以来迅速走红。10月中旬以来,其在网上发表的日记《遗情书》,访问量每日增长6000次以上,成为中国点击率最高的私人网页之一。

随着木子美《遗情书》的不断推出以及外界对其讨论和探究的不断跟进,更多的人来到她写日记的网站,看这个25岁的女孩如何不断地展示自己和不同的男人在床上的种种细节。木子美的大名已经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知道,成为了网络中一个炙手可烫的字眼,甚至在现实生活中,已经有人将其归结为一种特殊的木子美现象。对于这种现象,虽然批评的声音很多,但认可的人也不在少数。

无疑,木子美的行为对人们传统的性爱观和道德底线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和颠覆。在此之前,卫慧等人的“用身体写作”,曾引起了人们对于传统道德的广泛关注和议论,再加上此次木子美的出现,更使传统道德陷入了一个颇有争议的境地。我们不禁要逼问,传统的道德,到底有没有一个底线?这个底线,是不是可以无休无止地予以突破?当越来越多的“一夜情”、“一夜性”出现时,当越来越多的“卫慧”、“木子美”不断涌现时,这样的追问不是毫无意义的。

虽然在许多人看来,木子美生活不加节制,醉生梦死,绝对不是代表主流,也不是为大多数人所认同的生活和生存方式。但是,不论外界的看法和议论如何,我们不得不承认,木子美的存在是一种客观的现象。即使你坚定不移地鄙视它、批判它,也必须以承认它的存在为前提。

“木子美现象”的出现,真的是一种个体的现象,无足以对外界产生大的影响吗?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指出:“木子美现象并非个体现象,它是中国社会中新兴的缺少社会责任感的群体代表。”一个网友的呼吁或许可以代表很多人的担忧:我女儿正在读高中,她说同学中有不少女生每天都看木子美,有的女生甚至很崇拜她。崇拜之后就是模仿。如果类似的“木子美”接二连三地出现,这种担忧还会多余吗?

显然,这种以自己的感受为核心,毫不顾及外界的价值判断,与主流价值观是格格不入的。但问题在于,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和人们观念的多元化,这种现象会不会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甚至是肯定?我们不敢过分地予以否定。如果答案不是否定的,那么就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和反思了。中国是一个传统道德根深蒂固的国家,在短暂的发展历程中,社会中人们行为模式所发生的变迁如此剧烈,于一个民族的发展而言,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有人认为,人们有必要学会一种“尊重”的态度:我也许不赞成你的做法,但我必须捍卫你的权利。可是,当这种现象以一种不可忽视的速度影响到人们特别是一些成长中的青少年对主流价值观的判断的时候,甚至可能引发社会犯罪的时候,这种权利就是自私的、冷酷的,就不能毫无底线地进行捍卫。

用一个俗得不能再俗、滥得不能再滥的说法,木子美正在成为一个“现象,正在这个日渐萧杀的冬日里掀起一个规模空前的集体狂欢。将木子美键入搜索引擎,搜索结果会送给你一串天文数字;各大BBS里,木子美的拥趸和反木子美的人正骂的昏天黑地;各大门户争先恐后,纷纷为木子美辟出网上阅览室大搞眼球经济(短信收入下滑后正好利用其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各路专家纷纷出动,唾沫星子乱飞给你解读其中的奥秘;有意思的是,本与木子美没什么关系的博客中国blogchina)网站竟然在1111因为访问量暴涨而出现宕机,日访问量由原来的最高1.9万人次一举飙升到11万人次。

总之,木子美在演绎一出网络版的洛阳纸贵。

那么,为什么一个年轻的女人身上发出的荷尔蒙能够搅得天下大乱?无疑,这是木子美的胜利,但笔者以为更是网络媒体的胜利。木子美以她的暴得大名,向我们展示了网络媒体点石成金的非凡的潜力和魅力。

有报道说,木子美大学毕业后曾在广州某小资读物开设个人专栏,文章内容也是以不同的性爱体验为主,在全国各地均拥有不少读者,但是由于传播的范围有限,其仅仅具有小范围内的名气。只是到了今年619日木子美在中国博客网blogcn)开辟了专栏,将她性爱日记搬上网络后,她才开始迅速的扩大知名度,掀起一股网络狂飙。10月中旬以来,其性爱日记《遗情书》的访问量每日增长6000次以上,成为中国点击率最高的私人网页之一。至于其它网站对其文章的转载所产生的访问量更是惊人了。这样的传播速度是传统媒体无论如何不能比拟的。这样的文字神话只有通过网媒才能实现。所以笔者认为,木子美的聪明之处就在于她恰当的使用了网媒的优点,把自己的卖点和网媒的优点结合的天衣无缝。所以如果木子美现象能给我们留下什么东西的话,那就是她让我们看到了文学(如果木子美日记能够称为文学的话)和新媒体的结合所具有的潜力。

木子美现象似乎也在说明,网络媒体正在改变人们写作的状态。从形式上,木子美的这些Webblog本身不过是非常私人化的文字,但是通过一旦落实到网媒这一介质,私人的书写就变成了公开的出版。二者交织在一起,看不到彼此的界限。而且,网媒使得人们能够更直接的操纵自己的文字,避开了传统媒体把关人的干扰,从而能够达成通往公众的更直接的路径。所以,网媒给了人们前所未有的书写自由。据说木子美正在准备把她的《遗情书》公开出版,而她现在的工作就是配合编辑对网媒版日记进行删减。这是否正说明网媒与传统媒体的区别所在?

由于网络的隐秘性和易得性,网媒似乎特别适合人们用身体甚至用器官写作。从调查克林顿性丑闻的《斯塔尔报告》首选在网媒上全文公布开始,网媒似乎就被赋予承载隐秘、情色的使命,网络媒体也似乎成为展示赤裸自我、宣泄隐秘情感的最佳场所。日渐开放的人们似乎在把情色当成一种消费,现代群体中间已经对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需求,木子美的出现不过是满足了人们这一要求。另一个极端的例子是,网络股破灭以后,网络公司纷纷破产,只有黄色网站迎风而立,许多网络公司的职员纷纷从硅谷迁居阁楼,从一个IT精英变成一个花花公子。所以,随着网媒的兴盛,未来的写作也许将会更加的私人化、人性化,成为人们文字化生存一大方式。

在未来的日子里,在网媒这块土壤里会再次生长出木子美这样的网络罂粟,人们对此将不会感到惊奇。

与此前凭借性爱光碟一夜成名的璩美凤相似,木子美迅速走红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博客网站中公开自己的性爱史,用白描的手法描写整个过程。身体再度成为袭向公众固守的道德底线的工具,就这一点而言,木子美与卫慧、棉棉等人并无太大的区别,只不过,木子美通过《遗情书》将性表现得更细致更直白。

毫无疑问,木子美的这些日记触动了公众的神经,更大胆、更彻底的离经叛道的行为也使得木子美变得特立独行。为此,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指出:木子美现象并非个体现象,它只是中国社会中新兴的缺少社会责任感的群体代表。

如果仅仅止于此也就罢了,问题在于木子美还在不停地写作下去,继续将自己的身体当成卖点呈现给大众,还会有许许多多的人为了看到木子美的私人生活呈现而不停地点击博客。事实上,就木子美现象而言,如果仅仅对《遗情书》进行道德遣责是无力的,因为在木子美走红的背后,潜藏着的是公众对他人隐私窥探的恶癖。

如果没有这种强烈的窥探他人隐私的欲望,如果没有期望通过这种依靠而博出位的网站的支持,如果公众对木子美现象持以一种冷淡的态度,或许木子美的《遗情书》根本不会有继续公开展示下去的动力。木子美之所以成为一种现象,与此有着直接的关联。

著名社会学专家李银河在听说木子美其人其事后,认为这标志着在中国这样一个传统道德根深蒂固的社会中,人们的行为模式发生了剧烈的变迁。从形而上的角度看,或许木子美现象的确对人们固有的道德观念与价值体系构成了强烈的冲击,但从产生的社会效应上看,木子美现象却指向希腊神话中酒神狄俄尼索斯夜夜笙歌寻欢作乐的结果。

木子美现象构成了我们这个开明社会中一个奇特的人文景观,显然是很有意味的。而由于公众窥私癖导致的人气飙升,也标示着这个社会还有相当数量的人群在观念上的堕落,或者说与木子美观念的趋同,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应当唤起整个社会的警觉。

如今,只要在任何网页上敲击木子美三个字,就会有一大串相关的惹火信息喷涌而出。这个火红头发、只有25岁的女人,正在成为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原因就是她从619开始在博客网公开其性爱日记《遗情书》,将自己与不同男人的性爱细节公诸于众。据知情人介绍,开始的点击率不算高,后来因为在日记中点到一个知名乐手的名字,因而一炮走红。她也因为这些事件而两次挨打,加上言语的大胆出位,成为大江南北媒体爆炒的热点,门户网站新浪网甚至专门开辟有关木子美的专题,连载木子美的日记。

据称关于她的网站常常因为点击率高而招致网络拥堵,而关于她的讨论则从网上到网下,闹得沸反盈天。其欲罢不能的经典例子据说是,有一圈朋友为一个即将出国的朋友送行,起始在谈木子美,飞机起飞了这些人仍在谈木子美。

只要说起她,话题好像总也绕不开。不过也就是谈资而已。一位被采访人这样告诉记者。如果是她自己的选择,外人很难指责什么,除非伤害到别人。我认为表达是她的权利,但是用实名制方式和纪实手法,不仅伤害到别人,而且对社会有负效应。一位七十年代末出生的孩子这样说,他同时分辩说:我们的道德观与看事情的角度,比起父辈们来说,肯定已经很宽容了,但是木子美还是让我们觉得不能接受。尤其她的姿态常常以质疑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为前提。”“木子美的文字还是挺特别,这让人容易忽略事件本身的是非判断。事实上她的行为即使在西方,也是够激进的。一位刚刚浏览过相关网页的男士对记者说。

她的成名起始于网络,后来被媒体打捞出来。有人为木子美现象追根溯源,举某南方杂志为例,据说它是第一个为木子美做访谈的媒体,而且还刊登了木子美的照片。还有人觉得一些网站转贴她的照片与文字,有为此事推波助澜之嫌。

媒体当然可以关注任何一个社会发生的事情,但要有自己的立场和规范。就木子美现象而言,我们从一些网络媒体上只看到现象,没看到立场。一位中学老师抱怨说。我在一个网站上看到李银河女士的看法,她是从女性研究专家角度谈的,当然谈得很客观。可我担心,我的学生不可能有她那样的鉴别力,他们也许会从专家的立场中领悟到相反的东西。

就木子美现象谴责一个人是没有用的,要看到它背后出了什么问题。一位研究社会学的学者分析道:整个社会的浮躁与虚火,会让许多方面失去立身之本。所谓出名要趁早,网络在追求点击率,报纸在关注可看性。当基本的规范都没有时,宽容的尺度也就没有了。

被采访人:李银河,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后。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也是当今中国最著名的社会性学家之一,并于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五十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

新浪观察:一个成年人选择他的性行为模式,哪些因素起决定作用?具体到木子美,您觉得是为爱、是为性、是为名、还是像她自己说的报复?

李银河:个人的动机可能有很多但是没有什么重要性。在别人看来,她可能受过伤害,报复男人。从旁来看,她这么做的主要原因在于是性自由吧,在于她表达一种性自由的状态。

新浪观察:这种个人的性自由适宜公开吗?

李银河: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人们的看法会不一样,有的人觉得应当公开,有的人觉得不应当。而我所关注的是她的权利,就是她有没有权利公开。从两个方面看她是有这个权利的。一方面,她作为一个成年人,她有处置自己的身体的权利,就是她想跟谁性交无所谓,别人无权干涉,这涉及人身自由的权利;另一方面,她想把它写出来、说出来,涉及言论自由的权利。这两个权利都是受宪法保护的。我更加关注的是,十几年有一个女的和她的行为一模一样,就是和好几个男的发生性关系,她并没有写出来,但是她以流氓罪被抓起来判刑了。从这个对比可以看出,社会的性规范已经改变了。

新浪观察: 在您的《我看木子美现象》一文中,您认为此现象表明中国社会正从性道德发展的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过渡,请您具体谈一谈第三阶段,比如婚姻是否会消失?

李银河:最早的时候是没有什么婚姻制度,大家很随意的,或者说只有男人有性自由,女人是没有的。在第二阶段,婚姻是性的唯一渠道,在婚姻之外的都是不允许的,不管是婚前的还是婚外的,或者干脆是不结婚的,都是不允许的。在第三阶段,人们有各种各样的权利,但第一和第三的区别就在于第三阶段女性也可以有性自由了。这是大致的走向。但是婚姻制度可能还会有很长的生命力,自由和婚姻并不完全矛盾,有一些人会选择自由的方式,但另一些人还是会结婚的,所以只要还有一些人,甚至是在人口里占多数的人还结婚,那婚姻就不会消失,但是他可以和另一些不进入婚姻的、性行为比较随便的人并存。只能说可能对婚姻制度有所削弱,就是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不进入婚姻了,或者婚姻更容易解体。

新浪观察:一个社会性自由的发展是否应该有道德底线?

李银河:不伤害他人。比如说不能强奸,在对方不自愿的情况你不可以,这是一个底线,就是说只要是双方自愿的就都是可以的。

再有就是婚约。有婚约的话,不应该违背婚约。如果你要的话,应该把婚约先结束了。我认为婚外性对你的配偶也是一种伤害。所以我觉得道德的底线是不应该伤害他人。

新浪观察:木子美跟许多有妇之夫发生关系,您觉得她伤害他人了吗?

李银河:我觉得那些已婚的男人的错误比她大,哪些男人违背了婚约,木子美倒没有。

新浪观察:性的绝对自由也带来诸多社会问题,您是怎么看的?

李银河:总的来说对性行为、性的满足应该基本上是肯定的,而不是基本否定,就是说性是一件好事。但是应该看到它有一些负面的效果,比如婚前怀孕或不情愿的怀孕会伤害你的身体,要去流产,对女人是一个很大的伤害。另外就是性病、艾滋病传播,因为每增加一个性伴,得性病的几率就会增加很多。这是性的两个最主要的负面效果。所以在对性基本肯定的前提下,应该防止性病的传播和不情愿的怀孕。

新浪观察:在攻击木子美的理由中,有的是因为她进行非婚性行为,有的是因为她进行没有爱的性行为,您怎么看性与爱情和婚姻的关系?

李银河:有很多人认为只有和爱连在一起的性才是好的,才是可以的。我本人是赞同这种观点。但是我在调查中发现也有一批人,可能是少数人,但是也不一定就是个别,他们认为性和爱是可以分开的。我觉得对这种观点用不着过多的做道德评判,就是不应当说性只有和爱连在一起才是高尚的,和爱分开的就是堕落的、腐朽的、不道德的。因为有大量的夫妻关系是没有爱的,你能说这些夫妻之间的性是不道德的吗?有很多人的这两个东西都是分开的。所以我觉得一个比较合理的社会是一个价值多元的社会,包括性的观念和方式的多元。我觉得应该用宽容的心对待人们多元的需要和他们的价值观。

新浪观察:在木子美之前,有九丹描写女性在新加坡卖淫的自传体小说,也有舞者汤加丽拍摄的全裸写真集,无论是攻击还是争议,人们总还是对诸如此类的东西投以巨大的热情,您觉得这是否反映了公众对她们的窥视心理?

李银河:比如人们观赏古希腊的雕塑,大家都已经公认是美的。人体的美和对性的描写,人们看了以后会有不同的效果,有的人觉得就是美的,有的人看到的就是淫秽。所有这些东西的出版和人们的观看都应该是受宪法保护的权利。陕西黄碟案的时候,警察就说了:我们国家没规定不许看淫秽品,但是我们国家也没规定许看啊。我觉得这就很可笑。比如我们国家没规定公民不许吃饭,但是也没规定公民许吃饭。所有的感官的快乐和需要的满足都是天赋人权。比如说有人想到木子美那儿去看一看她怎么描写性行为,一会儿又有人想去看看汤加丽啦,又有人想去看看九丹的小说啦,这都无可厚非,这都是很自然的。作为一个人,他们有满足自己的眼耳鼻舍身的感官需要的权利,对他们这种行为也不要多做道德评判。

新浪观察:有专家指出,木子美有可能触犯制作和传播淫秽物品罪,您同意吗?

李银河:她的东西是对性行为的直接描写,按照我们中国现行的法律的话,几乎可以算是制作淫秽品了,我觉得差不多够了。但我的看法是,我们的淫秽品法大有问题,已经非常过时。就是我们在刑法里有一节是制作、传播、贩卖淫秽品罪,这一套东西太过时了。因为一个法律条文应该和所在社会的大多数的人的行为、规范和观念相符。现在几乎没有什么成年人没看过淫秽品,所有的人都通过各种途径获得了淫秽品,都偷偷的看了。不说所有的人,只要有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在这样做的话,就证明这个法律已经过时了。所以值得质疑的不是木子美的行为,而是这个法律本身,应该改革了。

新浪观察:有人说,木子美是新新人类的代表,您同意吗?

李银河:我不知道新新人类怎么定义的,要是按年龄来分更科学一点。国家计生委公布的最新的统计数字,婚前性行为已经到60%-70%了,这可能就是年轻一代的选择。他们在性的方面有新的道德标准和行为规范。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选择了婚前性行为。木子美可能是他们中间的一个吧,是表现得更为激烈、极端的一个,把她所有性交的男人列一列。我觉得她是属于那种性欲比较强的人吧。

新浪观察:木子美的性行为跟她的同龄人相比如何?

李银河:他们从行为模式上说,基本上属于年轻一代,他们的道德观念和行为规范是差不多的,木子美在量上更突出。如果做一个统计图,她恐怕是在正态分布的小角落上。所以是有量的区别,但是没有质的区别。

新浪观察:几乎在木子的成名的同时,马晓年教授珍藏性文化物品展览却夭折了,这反映了什么问题?

李银河:人们对性肯定得还是不够,持否定态度的还是占了上峰。

新浪观察:木子美似乎正在掀起一场关于性的大讨论,您认为中国是不是已经爆发了性革命?

李银河:处于像西方六、七十年代性革命刚刚启动这么一个时期。性活动大量增加,很多性行为规范被打破,婚前性行为在短短的十几年间从15%变为60%-70%,证明一场性革命正在发生。

新浪观察:您觉得木子美的作品美吗?

李银河:我没看过,只是有记者告诉她如实的写了她的性行为。所以我也不知道她是写的很美呢还是很恶心。我甚至想到被她写了真名的那些人会不会使去告她呢。

新浪观察:作为一个女性,您个人对木子美的感受是怎样的?

李银河:我是不喜欢的。我从小受到的教育使我喜欢一对一的关系,我不喜欢那样乱换伴的。我喜欢终身厮守。对于那种喜欢多性伴的,我能理解,第一她有权利,第二我不愿意多做道德评价。

责任编辑: zfx

发布时间:2009-04-14 13:35:00 浏览次数: